当前位置: 首页 >> 洋河旅途 [本页支持双击滚屏]
分享到:
字体大小:
洋河旅游不应忘了韩德勤
发布时间: 2016-08-26   访问量:0   保护视力色:

 

作者:伊克忠

洋河新区科学把握经济发展新趋势,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新区党工委全力推进“五城”同创建设,其中,创建旅游城是“五城”建设中的重要内容,目的是通过旅游产业发展带动工业产品、农产品、旅游产品的销售,带动城市建设、农民增收。充分利用中国酒都和洋河酒厂,以及郑楼的古迹和独特的生态,围绕“酒都、古镇、田园”几方面找准定位,进行梳理糅合,把洋河旅游向健康、生态、人文、可持续方向引领。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进一步提高,人民对旅游的需求进一步上升,文化旅游逐渐成为旅游热点,成为旅游新趋势,如名人故里游、古民居古村落游、文化寻根游、民俗风情游等。寻找名人足迹,感受名人魅力,接受文化熏陶,提高自身修养逐渐成为人们旅游的主要动机。文化在旅游开发中的地位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旅游逐步成为传播人类文化、弘扬民族精神、促进各种文化的融合、有利于自我完善和社会进步的活动。正因为如此,各地出现了争抢名人故里的现象。如四川江油和湖北安陆两市为抢“李白故里”的归属权闹得不可开交。连小说中的虚构人物,被誉为“大恶霸、大淫棍”的西门庆也被山东的阳谷县、临清县和安徽的黄山市争得你死我活。
    历史名人、名人故里是文化旅游的灵魂,缺少历史名人、名人故里的厚重历史底蕴的文化旅游注定不可能走得太远。洋河旅游开发独独缺少历史名人,而名人效应对旅游发展有着及其重要的意义。唐代诗人刘禹锡《陋室铭》中有“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形象而深刻地阐明了“名人效应”的原理。仅从旅游景观审美角度,不秀之山,不灵之水,本无开发价值,但与历史名人结缘,便更加引人瞩目。
    洋河旅游,应加大力度挖掘历史名人,宜充分发挥“名人效应”,利用其深厚酒文化内涵,开展丰富的旅游活动,使新区的旅游业可持续发展。洋河旅游不是真的缺少历史名人,而是历史名人缺位,是守着金饭碗要饭吃。民国二级上将韩德勤就是洋河、宿迁、乃至江苏历史上的重要人物,只不过被人为屏蔽罢了。在洋河,尤其是年轻一代早已不知韩德勤是谁了。
    人们知道韩德勤这个名字大都从《黄桥决战》的电影中知道的,当时韩想一举消灭进军苏北的新四军,结果遭到惨败。也许有人会说,韩德勤是大坏蛋,不能把他作为开发旅游的招牌。如果评价一个人仅以好人和坏人来判断,未免太简单化、脸谱化、情绪化了。不能因为他与共产党曾经发生过摩擦就彻底否定他。现在,连名副其实的国民党剿共第一悍将薛岳的故居都被作为文物保护起来,被作为旅游资源开发利用起来了。
    韩德勤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我们来看看“百度百科”是这样描述的:
    韩德勤(1892年10月8日-1988年8月15日),字楚箴,江苏泗阳洋河镇人,中华民国陆军二级上将。早年入南京陆军小学、河北陆军学堂、保定军官学校第六期。1918年毕业后分发北洋陆军任下级军官。后入川军第一混成旅,任旅部参谋、第一团团副。1925年负伤归故里。次年到广州,入中国国民党,得顾祝同保荐任国民革命军新编21师司令部中校副官处长。后随顾的升迁不断晋升。抗战期间任江苏省主席、鲁苏战区副总司令,参与徐州会战、策应武汉会战、参加冬季攻势等,又与进入其防区的新四军发生多次冲突。1949年1月任南京政府国防部联勤总部副总司令。时年3月退往台北。曾任“总统府”战略顾问。1953年退役。

从上面材料可以看出,说他是抗日名将恐怕有点过了,但绝对是抗日将领,是对国家、民族有功的人。这样的人难道不应当作为旅游的稀缺资源进行深度挖掘吗?我认为,可以从韩德勤身上挖掘如下资源:

一、“书香名门之后。”韩的父亲系清末秀才,以立馆教书为业。书香门第还说得通,怎么说他是名门之后?但他的叔父韩恢却是个了不得的人物。韩恢()字复炎,是老同盟会员,参加过黄花岗起义。广州的陈炯明叛变,围攻总统府,炮击孙中山居住的粤秀楼。在危急之中,孙中山电召韩恢急至广东,授以讨贼军总司令之职。韩恢召之即来,亲自率领五百官兵与陈炯明激战于黄埔,以少胜多,把陈军打得落花流水,令陈贼胆寒。

韩恢随孙中山回到上海,奉命重新组织人马,以期打开江苏局面,重建苏北根据地。不料,江苏军阀齐燮元密令将韩恢诱捕,1922年11月1日,韩恢被杀害于南京,年仅35岁。孙中山闻讯后异常痛惜,追任韩恢为陆军上将。

韩德勤早年入南京陆军小学、河北陆军学堂、保定军官学校第六期。(在保定期间,韩德勤结识了同期、同科、同队的同学顾祝同,而且顾祝同是江苏涟水人,也算同乡。这一挚友的结交,影响了韩德勤一生。)早年投军报国的经历与其叔父的影响有极大关系。在当时的泗阳、宿迁一带能有几人能够与他相提并论?他的人生道路和理想,实现了儒家文化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价值观,早已成为家乡人的典范。

二、敌后抗战有功。抗战时期,韩德勤奉命坚守在苏北的敌后战场。当时坚守在敌后战场的国民党将领主要有苏北的韩德勤、山东的沈鸿烈、河北的鹿钟麟等。主要战绩:

(一)参加徐州会战

徐州会战时,韩德勤的第24集团军负责南线作战,在苏北盐城、阜宁一带阻击自东台北上的日军第101师团之一部。

1938年春,日军华中派遣军(由原上海派遣军改为)为扩大占领区,以数个师团兵力自南向北挺进。其中第101师团之一部,自上海出发沿苏北东侧北上,先后攻占崇明、南通、如皋、海安等地。3月25日,日军进攻东台,防守该地的韩德勤部第89军之33师主动撤离。

1938年4月,华中派遣军为配合华北派遣军进行徐州会战,4月24日,日军101师团佐藤支队(含5个步兵大队1个炮兵大队)自东台而北,26日以重炮轰开城门攻占盐城。而后日军继续北上,28日击败“顽强之敌”(日军战史用语)攻占新兴。5月7日,日军在一个飞行中队的空中支援下,在与国军韩德勤第24集团军之111师、117师激战后,攻占阜宁。

但日军攻占阜宁后,因在沿途等地留守兵力较少,国军韩德勤部保安旅等部队对天生港、南通、如皋、东台等地的留守日军进行反攻,并挖毁公路、破坏桥梁,致使日军通向后方的200公里运输线断绝,日军被迫组织武装船队转而走水路运输。由于后方交通线遭到破坏、各据点被连连攻击,日军华中派遣军命令阜宁日军停止前进,以一部向海州(连云港)挺进,后因日军海军陆战队单独攻占连云港而作罢。日军101师团之101旅团在驻守阜宁期间“扫荡附近之敌”,遭韩德勤第24集团军之111师、117师有力反击,产生很大伤亡。韩德勤部的游击骚扰,起到了牵制部分日军的作用。

因此白崇禧在其回忆录中曾评价:“五战区于徐州会战时,韩德勤为江苏省主席兼第二十四集团军总司令,保有苏北、皖东以至运河以及通海公路(南通—海州)之北端,且迭次向津浦路南端游击,减轻我第五战区之特别威胁,于台儿庄之胜利有间接之贡献。”

(二)策应武汉会战

(1)破坏铁路桥梁

武汉会战期间,日军进攻猛烈,蒋介石为了发挥敌后国军的作用,电令韩德勤:“该军应继续破坏津浦南段铁路,妨害敌之运输,并随时袭击敌人为要。”

于是,韩德勤率领所部及地方武装主动出击,积极破坏津浦南段铁路,给日军造成不小的麻烦。

(2)反攻克复阜宁、盐城、东台

而且1938年夏,日军为进行武汉会战,又不得不将101师团驻守在阜宁、盐城、东台的守军撤至长江沿岸,准备到九江地区参加武汉会战。这就为武汉会战期间韩德勤收复盐城阜宁等地创造了良好战绩。1938年7月时,韩德勤不失时机地乘势发动对日军的反攻,克复东台、盐城、阜宁等地。这次蒋介石深为嘉许,致电韩德勤:“该军忠勇歼敌,迭奏肤功(大功),至深嘉慰,尚希再接再厉,扰敌后方,以利全局。”

(3)反攻徐州,牵制敌军

1938年8月29日,韩德勤指挥所部57军111师及89军两个团反攻徐州。战斗中,国军一度攻入徐州西关,占领部分城区。虽然最后并未能攻下徐州,但也在一定程度上牵制了日军兵力。为嘉奖韩德勤部在破坏津浦铁路和反攻徐州中的战绩,蒋介石复电韩德勤:“该军忠勇抗战,殊堪嘉赏,仍望继续努力,奋勇杀贼,牵制敌之后方,使对武汉会战有利,厥功至伟。”

(4)睢宁宿迁保卫战

徐州失陷后,为巩固两淮,确保江苏省政府所在地之安全,韩德勤命令89军117师357旅旅长顾锡九率该旅701、702两团驻守睢宁县,第33师之198团刘振黄团长驻守宿迁。此外,第九区行政督察专员李明扬兼第五战区苏鲁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也驻在睢宁。徐州日军为确保陇海路安全对两侧地区进行“清剿”,1938年5月、7月,日军数次进犯睢宁,均被韩德勤部击退。11月,日军集结津浦南段所部,攻陷泗县后,配以飞机坦克,再攻睢宁,韩部激烈抵抗一昼夜后撤退,11月15日睢宁陷落。随后,日军以北川联队,附飞机六架,坦克一连,进犯宿迁。宿迁保卫战中,国军第8军游击第3总队总队长胡文臣,198团团长刘振黄、团副吴绍文壮烈殉国,守城部队大部牺牲。宿迁失守后,韩德勤数次派112师反攻宿迁,然均未成功。韩德勤只得指挥所部转入防御。1939年11底至1940年初,苏北韩德勤部奉命向淮阴、宝应、六合等地展开主动反攻作战,作战十余次,歼敌数千人。

三、人品好,大事不糊涂。有人一定笑了,人品好有何用?其实,人品好非常重要,我们中华传统美德倡导的就是“万事德为先”。在道德塌方的今天,重振道德教育非常重要,也非常必要。那么,韩德勤在家乡人眼中人品很好,体现在,虽然是国民党将领,贵为省主席,但他每次回家,快到村镇时,便下车下马,以步当车,表示对家乡人的尊重。颇得乡人赞许。泗阳曾流传这样一句话:“会说泗阳话,就把皮条挂”。“皮条”是指军队军官用的武装带和驳壳枪的皮套。只要是泗阳人,在他手下总能弄个小官当当,可以挂上武装带,挎起驳壳枪。这种人品,即使在当今也很难得。现在针尖大点儿官都觉得不得了了,早已找不着北了。

想当初,1918年,韩德勤自保定军官学校毕业,分配到北洋军阀皖系吴光新所属混成旅当见习官,一年后升少尉排长,后又转到川军第一混成旅司令部当参谋,不久调任第一团当副团长,团长就是后来共产党大名鼎鼎的独眼元帅刘伯承。1925年,韩在军阀内战中负伤,返回江苏洋河。这时,老同学顾祝同已当上国民革命军第三师师长,两次写信叫韩德勤到广州,韩犹豫不决。刘伯承在上海知道后,约韩到上海,亲自劝韩去广州参加北伐,并赠200元旅费。试想,刘伯承是何等人物,可以说是阅人无数,什么样人没见过?如果韩是一个品行不端、不可造就之人,那肯定不会这样待他的。

做事有原则,就是说有民族大义。在艰苦的抗日战争中,包括汪精卫在内,有多少国民党要人,为一己私欲,不顾民族大义,投入日本人怀抱,助纣为虐,出卖民族利益,做了可耻的汉奸。而韩德勤率部在险恶的敌后战场,屡败屡战、顽强地抗击日寇。

四、重视文化教育。

重视教育是20世纪,许多有民族忧患意识的知识分子,甚至是一些军阀的共识,有浓厚家乡情结的韩德勤也不例外,在抗战中的1938年,泗阳只有一所初级中学,初中毕业的学生要到外地才能继续深造。当时任省政府主席的韩德勤决定在泗阳办一所高级中学。不久日本侵略军占领泗阳县城,于是在王集西小刘圩办起一所高中,定名为:“江苏省第九临时高级中学”,校长由县教育局局长张天麟(泗阳南园人,中国地理学先驱张相文堂弟,后为华东师大教授)兼任。后来更名为“树强中学”。树强者,“树立自强,建我中华”之意也。由于战乱,虽时办时停,但陆陆续续培养不少人才。与此同时,为淮阴地区培养了大批师资和新中国建设人才。

1983年,韩德勤主持再版民国版《泗阳县志》,并为再版作序。

“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韩德勤在台湾退役以后,尚念念不忘故乡泗阳。人到晚年,一切仇怨似乎都可以随风飘逝,难忘的似乎只有那化不开的乡情。

1985年,他派三弟韩德考回洋河探亲,看望他的旧居和家乡父老。他还把照片给三弟带回,表示在方便的时候亲自回家看看。他对家乡的洋河大曲更是念念不忘,希望能有机会再次品尝一下。洋河酒厂曾专门为韩德勤设计一套深褐色的名酒商标,生产优质洋河大曲,经香港转赠给他。可惜,韩德勤思念故乡之情没有变为回乡观光的现实,1988年8月15日逝世于台湾,终年97岁。

由上可知,我们可以将韩德勤的名人价值定位为对国家民族有功的人。在洋河的旅游城建设中加入韩德勤牌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现在,当务之急的事,一是客观评价韩德勤其人。现在,海峡两岸早已风平浪静,两岸百姓已实现自由来往,经济联系更为紧密,如果还抱着守旧、僵化的思维,已不合时宜。正确评价他是一件有利于党,有利于国家和民族的大好事。如果连一个韩德勤都包容不了,还奢谈什么“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呢?二是保护和修缮韩德勤故居。所幸的是韩德勤故居仍在,但已破败不堪,虽然不完整,已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作为清末民初建筑它的历史文化价值和建筑艺术价值已超越了当年居住者的历史形象,是不可再生的文化遗产,是无可替代的建筑遗存,是开发旅游的载体,一旦消失,不可复制。三是对故居的开发要有总体规划。接着对其房间的原状陈列作布置,展示其过去的生活原貌,对与其生活相关的景观、建筑、街道等进行恢复。如鲁迅故居就恢复了鲁迅先生当年生活时的步行街,基本采用清末民初时期的旧石板、旧石墩、旧石窗、旧库门、旧黑瓦、旧砖头、旧木料。我们也可以借鉴经验,以旧修旧,将米市街恢复改造成具有当时气息、地方特色的步行街,成为真正的记忆小镇。

总之,洋河打造旅游城,打出韩德勤牌,对洋河有百益而无一害,而且随着名人效应的扩大,只会带来滚滚财源,进一步促进洋河的旅游业发展,何乐而不为呢?首先,从旅游者角度看,有着深厚文化历史内涵的名人旅游具有超越教科书的认知功能、教育功能与审美功能,故而受到游客的热烈欢迎;其次,从旅游企业角度看,名人旅游的开发赋予自然景观、人文景观、社会景观以人格化、人性化、人伦化色彩,丰富了旅游产品,增加了景点景区、旅游线路的知名度与市场招徕力;再次,从旅游目的地角度看,名人旅游发扬光大了传统的乡贤观念,有利于凝聚人心,提高乡土、民族与国家自豪感,还有利于提高本地的国内外知名度,有利于招商引资,发展社会经济文化;最后,从文化传承角度看,名人旅游资源的搜集、整理与开发,不但弘扬了民族精神与人文精神,而且抢救、保护了无数的文物古迹与非物质文化遗产,而这些文化载体是中华民族与世界文化瑰宝,是优秀传统文化得以流传千古的保证。

参考文献:

1.《江苏抗日战争史》,中共党史出版社2007年版。

2.《泗阳文史资料汇编》

3. 王辅《日军侵华战争》,辽宁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

4.《白崇禧口述自传•上》,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9年版。

5.《泗阳史话》

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